大中坝机场 老巴县的"宝肋肉"或将永沉江底

2017年08月27日 17:44  来源:重庆晚报

鸟瞰大中坝,机场痕迹依稀可见

鸟瞰大中坝,机场痕迹依稀可见

大中坝蔬菜年产达两千多万公斤

大中坝蔬菜年产达两千多万公斤

援华美军飞虎队在备用机场加油和增添弹药(资料图片)

援华美军飞虎队在备用机场加油和增添弹药(资料图片)

重庆市委机关五七干校楼在人空

重庆市委机关五七干校楼在人空

庞纯贾(左)正在回忆当年机场轶事

庞纯贾(左)正在回忆当年机场轶事

大中坝位于巴南区鱼洞镇以西,是长江上一个面积3.78平方公里的江心岛。作为重庆修建的第三座机场,70年来它一直鲜为人知——

入档理由

原老巴县境内有两个中坝:一个位于木洞镇,一个位于鱼洞镇。两个中坝都是长江中的江心岛。木洞中坝在抗战期间建有一所海军军官学校;鱼洞中坝修有一座飞机场,又称大中坝机场,它是继广阳坝、珊瑚坝之后,重庆长江段修建的第三座机场。

从军事地理看,这是一座备降机场,不如其他机场名声显赫,也鲜有媒体报道。倘若深一步剖析,当年之所以选择在江心岛建机场,则因重庆境内平坝太少,建筑机械匮乏,无法进行大规模开山辟石工程,只能因陋就简、因地制宜。长江中的江心岛系江水亿万年冲积而成,大多土壤肥沃、气候适宜,适合农耕,大中坝也不例外。

江心岛土肥水美

年产蔬菜2000万公斤

虎年春节刚过,记者在鱼洞以西的长江边,登上车渡码头。码头对面的江心岛,就是大中坝。岛上人称长江主航道叫“大河”,称内江叫“小河”。

小河清冽。成群结队的农人正将成捆的莴笋、卷心菜浸在江水里漂洗,再抬到河滩上等候大货车,发往主城各蔬菜批发市场。据岛上大中村村长万承春介绍:“全岛目前菜地虽只有3000亩,但环境得天独厚,年产蔬菜2000多万公斤,日均出货四五十万公斤,是全市重要的蔬菜基地之一。”

岛上公路呈口字型,口字的中央和两边全是绿油油的菜地,当年的机场杳无痕迹。“你看这菜地,就是原先的跑道。”村民廖彬仁对记者说。

65岁的老廖是从老辈那里了解村史的:“听我母亲说,民国27年,我家刚修好房子,政府就来征地,说要修机场打日本。当时,由保长廖和明出面,全村征地不下千亩,一起卖给了政府。”

78岁的庞纯贾曾在村里任生产队长,他说修机场前,岛上以种水稻为主:“大规模种蔬菜是解放后的事。”据他介绍,1948年国民党空军撤离后,外迁的人们又陆续搬回来。“1955年,村里成立农业社,大家将机场跑道挖松,恢复农业生产。再后来,按政府的计划,中坝成为蔬菜基地。”村民转为菜农,吃商品粮。因土地肥沃,气温日照好,岛上四季蔬菜不断。“日子再苦也没饿过饭。”

从上世纪50年代起,中坝岛西端辟为国营空压厂的坦克实验场。“坦克车经长江运来,轰隆隆在岛上开。”村妇女主任廖莉说:“原先小河对岸没修公路,也无人家,炮就往对岸打,打得地动山摇。现在修了公路,不能再打了。”

机场修建一年余

用工150余万个

市文史专家杨耀健告诉记者:“当年修大中坝机场,主要是作加油和备降用,在国民党空军序列中,它属第43航站。”据《重庆民航志》载,该机场位于市区207°方向,海拔高210米,跑道长1300米,宽40米,铺鹅卵石路面。

1939年5月,空军第一路司令部派工程人员对大中坝进行测量,8月勘测完毕,遂函告巴县政府迅速派人清除场内青苗,晓谕居民搬迁。机场征地1011亩,拆迁居民180余户。

机场修建工程处由永川行署专员沈鹏任处长,江津县县长青承烈、空军43航站站长胡质殊任副处长。工程于1939年12月20日开工,由江津、綦江、合江、合川4县共征民工5000人担任。工程挖方26万立方米,填方28万立方米。由于测量错误,到1940年7月,工程只完成70%。沈鹏于9月20日急电江津、合川各征工1500名,合江、綦江各征工1000名,合计5000名,继续赶修。

因各县民工均不足额,修建进度缓慢。当年11月13日,沈鹏再次电令各县增加民工,合川增1000名,江津增1500名,綦江、合川各增500名,加班加点抢修。战事紧急,1941年5月,空军第一路司令部急令工程处限期完工。沈鹏等不敢怠慢,星夜赶筑,至6月底,工程告竣,共历时1年零7个月,用工150多万个。

庞纯贾见证了机场修筑的艰苦:“当时,大中坝并不平坦,平整场地时,民工们全凭人背肩扛。场地填平了,再用几千斤重的石碾子来回碾。石碾子太重,得100多个人拉。”解放后,巨大的石碾子被村民打成了磨子和猪槽,“可惜了。”

为躲避日机轰炸

林森座机降大中坝

机场虽完工,但缺憾仍多。“记得机场附近有株大黄葛树,要七八个人才能抱拢。树太大,没法弄走,结果飞机降落时,擦挂到黄葛树,将飞机翅膀打得稀烂。”庞纯贾说。

大中坝虽是备降机场,也屡遭日机轰炸。“为了迷惑日本人,机场官兵做了很多飞机模型,日本飞机每次来都会投炸弹,最多一次炸了90多个凼凼。”庞纯贾称,有一次,日机还投了燃烧弹,炸死村民多人。“人高马大的毛大汉,被烧得只剩一尺长。”

看守机场的兵不少,“那时条件差,他们就住在村民家里,晚上盖麻袋,虱子、跳蚤满屋飞。第二年春天,将麻袋拿去铺南瓜窝,结出的南瓜上都有跳蚤和虱子,你说有好凶!”庞纯贾说,那些当兵的吃得差,生了病没药医,死了不少,挖个坑坑就埋了。“生活太苦,当兵的就偷偷打狗吃,打得一个坝子听不到一声狗叫。”

吃得好的人也有,那是飞行员。“有中国人,也有美国人。美国飞行员不但飞行技术好,枪法也一流。有一年秋天,一个美国佬下了飞机,天上正好有群大雁飞过,他抬手一枪,枪响雁落,把大伙看呆了。”

时任国民党主席林森,有次外出,恰遇日本飞机轰炸。“林森乘坐的水上飞机迫降中坝小河,一个白胡子老头钻出来,机场官兵向他敬礼,我们才知那是林主席。”

史载,抗战最繁忙时,大中坝机场曾停放有30多架飞机。

老巴县“宝肋肉”

大姑娘不愿嫁出去

抗战结束,机场停用。1957年11月10日,经四川省江津专员公署和江津军分区批准,大中坝机场开辟为巴县农场。

1958年,岛上押送来上千犯人,用苏联支援的拖拉机改变了机场面貌。到1958年,农场命名为红旗农场。1969年,重庆市委机关在大中坝办起五七干校,数以千计的机关干部在此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岁月。他们在岛上种甘蔗、蔬菜、水稻等,承受对知识分子“脱胎换骨”的改造。40年过去,当年供机关干部居住的红砖房子仍伫立岛上,但已人去楼空。

廖莉介绍,解放初期,全岛只有400人。“1959年开始搞蔬菜基地,有了商品粮供应,这在计划经济年代是了不得的事,全巴县都很羡慕,称这是全县的‘宝肋肉’,都想来岛上落户。岛上姑娘不愿嫁出去,小伙子娶媳妇,女方跟着来岛上。如今,岛上人口已3000多。”

优良的地理和气候条件,让大中坝无论在计划经济年代还是市场经济年代,都比周边富裕。万承春称:“2009年,全村人均纯收入达10400元。现在,岛上一年收入十几万、二三十万的人多的是,靠种菜,照样发达。”

建小南海水电枢纽

村民坦然面对选择

大中坝的未来是什么样?要么,它继续作为蔬菜基地,年复一年为主城提供数千万公斤蔬菜;要么,作为小南海水电枢纽工程的一部分,沉入江底,为重庆提供强大电力。

据记者调查,拟建的小南海电站,是长江宜宾至重庆河段最下一级枢纽,是国家重点工程和重庆市重要的能源项目,工程计划静态总投资220亿元,动态总投资370亿元。2006年8月8日,市政府与中国三峡总公司签订了水电开发合作协议。

项目于2006年9月开始可行性研究,经三峡总公司和长江水利委员会组织20多名水利专家对巴南、江津等坝址考察、勘测,目前,已将坝址选定在中坝岛。工程建设总工期7年6个月,建成后,水库正常蓄水位为195米,库容量6.8亿立方米,约为三峡水库总库容的1/50;电站总装机容量175万千瓦,发电量78.8亿千瓦时,装机容量相当于2/3个葛洲坝,电力主要供应重庆,届时,我市拉闸限电的历史将彻底结束。

目前,因珍稀鱼类保护的争论,工程尚未上马。据调查,小南海水电站涉及的珍稀鱼类包括白鲟、达氏鲟和胭脂鱼3种国家重点保护鱼类。对此,岛上村民的心态很坦然:“我们听国家的,国家要建电站,我们就搬迁,我们相信国家不会亏待我们。如果不建电站,我们就继续在岛上种菜,照样发家致富。”

( 编辑: 李婕 )
底层广告
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