渝中珊瑚坝机场的传奇故事

2017年08月27日 17:44  来源:重庆时报

1486561261884893

 

(2017年2月8日空中航拍珊瑚坝)

珊瑚坝是渝中区长江水域上的一个沙洲,位于菜园坝火车站附近,东西长1.8公里,南北宽0.6公里,面积约有1.3平方公里,海拔175米。每年七八月份洪水期,整个珊瑚坝隐身江底不见踪影,直到枯水季节,江水退下,沙洲才会露出江面。

重庆人喜欢在天气好的时候,下河坝休闲娱乐。一到春季,珊瑚坝就成为市民拉家带口春游休闲的好去处。游人三五成群,或放风筝或品茶闲聊,畅享沙洲独有的春日风光。

人们最为熟悉的,往往又是最陌生的,也许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人们熟悉的这块沙洲,曾是重庆第一个民用的机场——珊瑚坝机场,更不知道发生在这里的近代重庆航空史上的一幕幕传奇。

1486561211309563

(资料图)

珊瑚坝机场1933年由中国航空公司负责修建。中国航空公司是中国最早的民航机构,创建于1929年。1931年8月,中航在重庆白象街白理洋行3楼设立办事处。1933年,中航开辟渝蓉航线。

因当时重庆唯一的机场广阳坝机场离市区太远,往返很不方便,公司决定在珊瑚坝修建陆上机场。经中航驻渝办事处主任谢琴生与政府和各有关部门磋商后,最后该机场由四川省政府拨款,三益建筑公司承修,中航公司负责主持建设工作。

关于修建情况,当时曾有记载:“荒芜杂乱之石坝,日有数百名衣衫褴褛者搬石担沙,川流不息。而谢君(琴生)与工程师曾桐每晨必到场指导。凡五十日而竣工。司汀逊型飞机即改在该坝升降,乘客莫不称便。”

该机场因受地势局限,跑道较短,坡度明显,飞机只能单向起降,即向西起飞,向东降落(下坡起飞,上坡降落)。西面的鹅岭山头较高,所以飞机起降不能按正规要求直线上升下降,只能沿江飞行,给飞行员带来相当大的困难。

1486561164748463

(资料图:1939年11月18日,《大公报》总编张季鸾出席“大公报号”滑翔机在珊瑚坝机场的飞行表演)

机场长约700米,宽约130米,沿用自然坡度,东高西低。为方便旅客乘机和装卸货物,在机场与北岸之间搭造浮桥,修建飞机码头,中航公司重庆办事处后来也搬到飞机码头办公。旅客通过浮桥上岸后要登322级台阶才能到达马路。

每年夏秋期间,该机场因长江涨水而被淹,飞机即改在广阳坝机场起降,1940年以后又改在九龙坡或白市驿机场起降。机场内没有永久性建筑,每年汛期过后,就在场内搭几十间竹棚作为办公和候机之用,次年汛期来临之前即拆除。

1486561127803647

(资料图:重庆白市驿机场旧照)

抗战期间,从上南区马路修筑一条专用公路通往浮桥旁边,供要人专车使用。国共两党一些要人成为进出这里的常客,珊瑚坝机场十分繁忙,它既开辟了往返大后方成都、贵阳、西安、桂林、兰州等地的航线,又承接远至驼峰航线运到重庆的战略物资,还远航至印度汀江、缅甸仰光甚至中亚的阿拉木图。

1486561152327657

(资料图:1940年7月,周恩来、叶剑英等曾在珊瑚坝机场留影)

1944年,珊瑚机场发生了一次轰动性事件。

11月21日,美国飞行员市郎上尉、格鲁末尔中尉驾驶的一架B-29型超级堡垒飞机(远程轰炸机)因油料不足迫降在珊瑚坝机场。据当时的新闻报道描述,情况相当惊险。因机场跑道太短,远远低于B-29飞机起飞滑跑所需长度。重庆市紧急调集上千民工到坝上向东加长跑道至江边,沿江边转个弯再加长一段,与原跑道形成20度夹角,同时将飞机上所有弹药和一些装备卸下,使飞机重量最大限度地减轻。

飞机起飞时一边滑跑一边转弯,待转入直线滑跑时,飞机已具有较大速度,当飞机到达跑道尽头之前即已安全升空,开创了利用弯跑道转弯起飞的先例。

1486561070936318

(资料图:周恩来邓颖超在机场留念)

重庆解放后,民航继续使用珊瑚坝机场。

1950年长江涨水后,民航班机全部改在白市驿机场起降。1951年,重庆航站迁至白市驿机场,珊瑚坝机场从此废弃,此后,珊瑚坝逐渐成为重庆市民的免费游乐场。

三峡库区蓄水后,珊瑚坝淹没时间将长达6个月,不再适于市民的休闲活动。

1486561840587507

(珊瑚坝边沐浴阳光的市民)

重庆市政府计划在这里修建生态湿地公园,这儿将成为长江中的“一叶轻舟”,不仅保留原有自然河滩、礁石、沙砾石滩,还将种植耐淹的柳树、枫杨等灌木和草本植物,成为主城长江段的又一处生态美景。

( 编辑: 李婕 )
农商行杯 最美家书
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